参观指南 | 管理登陆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中文版 | ENGLISH
 
 
   
[
今天:2018年8月21日,星期二
]
 
教育活动
   美育教育
   观赏普及
   会员活动
   美育共享
   会员申请
   会员写生作品展
 
 
 
 
首页 > 教育活动 > 美育共享
金鸡湖艺坛之——2016年9月24日讲座《从“绘画到动画”展览》

主题:从“绘画到动画”展览

时间:2016年9月24日上午8:30-12:30

地点:苏州文化艺术中心4楼二号会议室

 

主持人:各位老师,各位艺术家,我们今天的论坛比较早,我们趁早有一个充裕的时间请大家来畅所欲言,刚刚张老师也讲的,今天我们的论坛应该说是非常重量级的,来了很多重要的嘉宾,今天我们这个论坛学术主持是由乌苏拉教授,今天论坛主持是管怀宾教授,接下来我就把话筒交给我们管老师!

 

管怀宾:各位嘉宾,各位论坛的发言人还有媒体朋友上午好!本来坐这里主持论坛的应该是策展人,或者是资深的评论家,后来让我主持论坛我觉得也是推不掉这个事情,我觉得很期待今天上午的论坛,因为大家在座的应该是艺术界的一线的艺术家,又是很多不断推动中国媒体艺术,影像艺术动画艺术又是见证者又是推动者,乌苏拉在一定程度上也参与了进程,只能从第三方的角度参与这次论坛,另外像山村浩二教授都是在国际上不断出现在重大的一些领域的,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参与是会带来很新鲜的角度。今天的论坛有一点我觉得是可能是这些年在动画,伴随着动画在中国的发展,各个地方每次动漫节都会有相应的论坛,相对那些论坛来说,可能今天的论坛更偏向于艺术领域,本体内部的讨论,我觉得和以往大规模的动漫艺术节当中的论坛,无论是我们今天的嘉宾构成还是参与者还是媒体的参与者,显然是有另外一个界面,我觉得这个界面可能是让我们把问题推入更深入的层面,下面有请朱馆长发言致辞!

 

    朱强:各位嘉宾,各位艺术家以及媒体朋友们,非常欢迎大家今天一大早就来参加这个论坛。刚刚管老师也做了一个开场白,关于这个论坛形势的阐述,管老师说的和我想的是一样,作为我们金鸡湖美术馆来讲,作为任何一个学术展览,我们觉得不光是艺术的角度阐释给观众,同时我们从事的行业,包括座落在文化艺术中心,我们文化艺术中心本身就是大的演艺中心,其中有很多的电影城,包括大剧院,我想这么一个契机做了展览和我们所谓的演艺还有主题试验动画我觉得是非常好的契机。其实做美术馆场馆运营是一方面,学术也是另外一方面,今天的研讨方式,我觉得是干货,不是虚的,我不喜欢那种你捧我我捧你的论坛,那没有意思,我觉得就一针见血就针对学术问题讨论问题,在座的所有的嘉宾正如管老师说的咱们都是自己有自己独到一方面的见解,在我们办展览契机的时候举行这个论坛,也为我们的整个展览其中是一个重要的环节,也为我们日后展览回顾是更好的体现,所以我在这里代表金鸡湖美术馆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谢谢,下面我觉得还是交给管老师!

 

    管怀宾:谢谢朱馆长的发言,作为主办方,实际是金鸡湖美术馆这些年不断地每年都会非常有角度的推出,展览、论坛包括在大众推广层面我觉得都是,另外在这个区域的美术馆当中是非常有特点的。今天的这个论坛主题让全球化潮流下的试验动画的观念和方法,这个论坛的主题我觉得就是体现了主办方和策展人很鲜明的角度,我觉得还是真的要感谢主办方,也感谢小涛为这个论坛做的准备,下面我们就进入正题,首先有请日本东京艺术大学教授山村浩二先生,因为他对中国的媒体界也好,中国的艺术界也好都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每一年也增加很多的在这个领域的交流展览,好像是今年在杭州的动漫节,他在美院也有发言和参与,希望他今天上午的讲话,我们期待他的发言!

 

 

    山村浩二:我是山村浩二,初次见面。我有30年了做短片动画经验,其实大家一听到日本就会联想起产业动画,就是所谓的商业动画,我们国家的产业确实对世界上影响是有的。但是我个人是一个鼓励动画的工作者,我把动画是看成我表现的之一。简单地说一个历史上的世亲,从1960年在日本有个人动画制作的行为,当时也有很多的学术进入也开始对日本的艺术界产生了影响。但是差不多在那20年之后,80年代随着产业动画的技术和需求量的增加,那种个人的动画行为逐渐削弱,我个人是受俄罗斯和加拿大的影响特别深,我看很多俄罗斯和加拿大艺术家的作品,吸取一些经验到自己的作品中。

    这次就是想通过PPT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出展的三个作品,给大家讲解一下。这个是我所有作品DVD的封面,我同时也是绘本,《巧儿书》有画有故事,我也是做绘本的工作,我和我自己的动画平行在做这个工作。从1987年开始差不多一年一部作品。这个是我大学的毕业作品,出道作品。下面这部是我的转点吧,这个作品主题是“我的自我意识和世界的关系”,我探讨了这样的一个问题,拿黏土做的。这部作品是来自Escher的版画引用,这里有三个事物,一个是空气,一个是叶片,然后有落叶下面的水里的世界,另外一个是虚拟的世界,下面有倒影是虚影,不是实像的,是虚拟的世界。我当时看到Escher的作品的时候非常受鼓舞,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有现实和虚拟的分界,这让我很感动。如上所说物质和精神是在对立的立场上,但是同时他们也是可以共存的,有这样的一个矛盾的关系。对我本人来说动画制作是我的自我意识和世界界限的认知探索的过程。

    再讲解一下《头山》这部作品,这个就是当时获得了美国奥斯卡的奖的提名,也是全世界播放交流的作品。这部作品主题就是说世界真的存在吗?而是不是就是一个水槽中的大脑而已呢?这个是根据200年前日本的一个落语,就像相声似的,一个人讲一个搞笑的故事,这个是根据200年前古老的落语改编的童话作品。200年前的故事背景直接挪到当代的东京,当时我听了这个落语故事以后我觉得这个不是古老的事情,是现在的人也存在的一个问题,当时我就觉得这就是现实,再古老的故事也会跟现代是有连接的,有通性的。我的创作最大的特点可能就是没有特点,我的作品中就是根据每个作品的画风还有技巧都不一样,我每个作品都是很自由地转变,而且我经常爱画速写。我跟在《头山》这部作品当中,当时有一个自己的想法就是放在前面的景物我给它的线的密度会多一点,多一些排线的描写,但是后面的景物就会粗略地概括一下就是这样做远近的区别。这一块是我的角色设计的部分,还有分镜头。

    这个是在一个有色的,皮肤的颜色的纸上画的这个设计图,然后我当时画了两个形式,一个是有颜色的,另外一个是根据影子的有影子的两个,然后根据这个影子来表现这个光,还有立体感。这个《头山》我花了6年的时间制作,画了一万五千张。

    这个叫《年老的鳄鱼》,这个是根据法国的一个作家,我来配的画,我接了这么一个工作来配画,当时我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这部作品我也尊重,当时作家自己也画这个插图,我的画风也比较尊重这个作家他自己的画风。这个是鳄鱼章鱼恋爱的故事,但是也是非常残酷的故事,可以说是讲述孤独是什么的一种故事。另外也是讲述太有权力的年老的鳄鱼,他无所畏惧的这么一种极端的表现。我当时想讲述这个我对权利新的认识,当时的创作背景就是海湾战争,有伊拉克战争,这几个事物我在电视上看多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世界的矛盾激化,我对它们的感受必须得描绘下来。

    小孩子的形而上学,我当时想用这个脸来做变化,我当时这一点特别有意思,我有两个小孩子,从小孩变成了青年,就看到他在学校里面受一些欺负,我看这些小孩有人际关系的问题,我觉得小孩很岢岚,这也是日本学校里面的特点,很闭塞,有时候也很阴险,我把这个描绘给作品当中。我就用我设计各种各样的小孩的表情和脸部来表示当代日本小孩子面对的这些问题,非常闭塞的世界,他们怎么成长的问题。所以我就说想表现那种内部的问题矛盾和痛苦,来表现爱和积极的丧失的过程,所以一般动画是有叙事性的,而且用叙事性来描绘这种社会问题的作品还是蛮多的,但是我就是想用非叙事性的视觉转换的过程来体现。

    这是我图画的过程,我大多的作品就是拿这个纸来画,用铅笔来画的很简单,我也经常在有色纸上画画,基本上是画好了以后就扫描,扫描完了以后数字化。这部作品反应了小孩子的矛盾,也是反应了小孩子的叛逆心,所以还是挺轻巧的一个色调,以上就是我作品的一些解释,这是录音棚,其实导演这些小孩子挺有意思的。

    好,谢谢大家!

 

    管怀宾:谢谢山村浩二先生精彩的发言,也谢谢精彩的翻译,因为你的翻译是非常精准的。山村浩二先生的发言是让我们看到了艺术家作为一个动漫艺术家,他的创作背后的种种有趣的一些思考,这个思考实际上也是涉及到社会政府的关系,个人世界对外部社会的认知,外部世界对个人的影响也好,是有这样的一种暗道联系在一起,所以说他的历程,整个创作生涯成长30年,实际是日本动漫产业高度发展的30年,高度发展的同时能保持一个艺术家个人独立的思考,可见这是一个对于艺术的立场也好,个体的创造性也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宝贵的案例。另外一个就是关于作品的风格来讲,他把他的作品认为是没有特点的特点,实际上他的创作涉及到动漫的各个领域,各种语言方式,我对于他的了解并不是开始,我当年在日本的时候,在书店里面看到他画的小人书很多,记住了名字,而且是很有趣的,后来发现他原来每一年都有一部片子,每年一部片子的频率,而且是对外部世界的推出,这个是非常有趣的,也是值得我们今天在动漫产业高度发展,慢慢慢慢发展有一定泡沫性的状态下面,如果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家也好,作为一个当代艺术教育当中的一员也好,他的工作为我们提了很多有意义的,有启示性的思考。下面有请成正焕先生,他是来自韩国的艺术家,也是在这个领域有非常多好的作品。我们回头到展厅里面还可以在展厅里面对应山村浩二先生刚刚的发言和作品的关系,因为我们往往只是看到了成品的东西,而成品背后的那些故事往往我们是忽略的。

 

    成正焕:感谢大家邀请我来这次论坛做一个发言,我在媒体和游戏教动画,并且有一些作品。这个是来自于韩国的一个画家,他用三维的方法把二维图像变成三维运动的图像展示韩国的文化。这是一个互动的媒体作品,这个作品是由互动的试验,2009年的,还有日本的一些艺术展都有展出。这个作品叫《影先生》,观众可以选择放得4种环境,和作品进行互动。把它放在环境中的时候,让他继续生存下去,很有意思就是看观众的反应,有的观众喜欢看影先生死亡的过程,有人尝试把影先生救出来。这个作品叫《门》也是互动的作品,灵感来自于门是一个组合,如果有人敲门的时候如果不想跟他们发生关系,可以挂一个免打扰的牌子在上面,是这么一个互动的作品。这个也是一个互动作品,他的脸上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东西在脸说,当观众注视到的时候这个脸就会爆炸,会散开。这个作品灵感也是来自于当你看到别人,直视别人脸部的时候感觉有一种强烈的力量,这个灵感是来自于这种力量。这个作品就是他把三维的乐高造型放在图片上,每个造型都有一个微笑的脸,不同的服装,做出不同的效果。我在首尔做第四次个展,用三维打印的方法,这个作品用了兔子面具的方式,里面的萝卜也是一种“性”的暗示。这是三维打印的过程,这个背景是来自一个游戏,我来放一下这个游戏,做了两个场景,一个是在洞穴的世界,一个是外部的世界,这个洞穴里面的场景是来自于一个红灯区,这个兔子也是在暗示妓女的角色。当观众看这个兔子的时候是低着头,不敢直视观众,观众看的时候它会爆炸。这个外部的世界当你走近的时候兔子会靠近你聚集过来,直到你离开,这个里面在讨论一个看与被看的关系,被看的角色也会成为被看的角色。最后我是做了一个走马灯,西洋转盘的3D打印,这个灯会闪烁15次造成这样的效果。这个作品是关于时间的,利用传统动画的转盘的方式,其实是想割裂时间的方法,用钟表的形式,对时间有一种像征意义,反应钟表数字的模式打破时间割裂的概念。今天夏天在日本做了一个个展,这个也是用3D打印的方法,基本上还是一个根据社会面具的概念,谢谢大家!

 

管怀宾:也谢谢成正焕先生的精彩发言,我们也谢谢段天然老师,刚刚持续两位翻译都是参展艺术家,说明我们参展艺术家当中的语言能力,大家能够在同时尖,这种翻译相当精准,一方面要有了解,同时在语言翻译上面比较到位,我觉得这个是非常谢谢。成正焕先生作品世界也给我们呈现了,跟刚刚山村浩二先生另外一个界面的东西,这次展览的构成当中张小涛先生推出从绘画到动画的展览,不仅有动画,还有动画内外边沿各个方面来看,实际上这个里面也反应在我们的艺术家构成当中,成正焕先生的作品,实际有很多的东西,不管是时间的隔离还是兔子的形态。

虽然谈到了物体,谈到了时间,谈到了动物世界,但是实际上都是关乎人的,关乎我们现实的,他很多虚拟世界还是关乎到我们的现实,我们人的情感当中的各个方面,而且他从技术层面来讲,也为我们展现了互动性的那一面,实际上这个互动性在一定意义上把我们之前一般动画里面的叙述逻辑是打破的,因为我们传统的动画里面还是在一种叙事的逻辑当中展开这种叙事,无论是个人还是针对大家的,还是很个体的个体创作,还是商业模式当中,但是我觉得成正焕先生,我个人的理解我觉得他完全是一个在叙事结构上是有他另外的铺垫,另外的一套系统在里面的。会后我们再交流,下面有请李振华老师,他也是这些年过去的20年一直在前沿推动了很多中国新艺术,他见证也推动了,同时每一年作为独立策展人参与了大量的展览、研讨,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在今天的中国的评论家当中是一个非常具有行动主义的人,我们期待李振华老师的发言!

 

    李振华:谢谢管老师的介绍,谢谢小涛的邀请,我觉得项目也让我们去想一想怎么考虑动画媒体艺术这些媒介如何处于空间中的状态,当然我在来之前专门准备了讲稿,我想有几个转变,开始我想是基于时间的概念,但是现在我想讲的是艺术家的姿态。

    我在最近的这段时间准备深圳独立动画展的工作,提出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我的讲稿是讲的初始阶段我比较喜欢的艺术家他们做的贡献,当然我想是通过这个讲稿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媒体艺术,对录像对动画的一些融合困境的思考。

    开始的线索是由韩国艺术家介入的,因为我在写他的序言,分析他的工作我觉得特别的有意思,他把影像的工作,音乐表演的工作融合一起,这个是怎么样的开始呢?1969年的时间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个是作为我讲演的线索。

    当电视面对佛像,当然我们对这些,如果大家了解一些录像,或者了解新媒体的人都不陌生,是怎么发展到这里的,但是有趣的恰恰是在于有几个特别的版本,这个算是第一个版本。

    我觉得这个姿态也不是说以亚洲或者是西方为轴心的一种讲法,因为我觉得他一直思考产业与新媒体的关系,他比较热爱成吉思汗,比较热爱孔子老子也热爱新的媒介带来的新的可能性,1984他做的广播的现场,这个线索上让我开始向很多亚洲的艺术家如何面对世界的?他如何面对这个世界的改变?身份和地缘上的位移。这个是1989年的时候,如果你去其他的收藏机构可能会发现更多的变种出现,有的甚至加入了自己的作品产生了影像的变化。

    他的思维线索的概念里面塔和雅各布天涯这个线索怎么定制起来?1988年的时候他的工作,可能会跟我一样产生这样的疑问,这是怎样的一种媒体艺术?怎样的一种当代的艺术家,他对媒介和他所处于文化的思考。在80年代时期有另外一个情况出现,我们忽略了很多其他的媒体艺术家,他们怎么去思考的?他们怎么用刚刚几位老师讲到的,如果有三维动画的出现,他们对于三维动画的应用是怎样的?

    就必然讲到杰弗绍(音)的工作,这个作品是叫《阅读的城市》,他在1989-1991年实现的,这个互动性是由骑车的人,也是观众本身在城市里面游走,我们的条约比较大,就跳到了2014年我关注的一个独立动画家,但是他的作品被网络社会或者是被动画的电影节接受的比较多,《David Orelly》,就如山村浩二先生说他是受动画的影响比较大,爱尔兰的艺术家确实是受日本动画的影响。我们在今年的深圳国际动画展上呈现了他的新作品。

    当然所有的工作都回到关于空间的概念,我想最后要讲的一个艺术家的大空间作品当中回顾这次展览,可能更能打开我们的思路,如何去思考怎么介入的?

    纽约时代广场的,(RvoliI  keda  test patin / times quare)。

    就到这里吧,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管怀宾:谢谢李振华老师,实际上李老师短暂的发言实际上涉及到新媒体艺术将近40年的大的板块,一直到最后网络交互一直到后面陈亮之(音)的作品,今天来讲实际上就是技术更新的界面,但是艺术家在一浪一浪过来当中的个人立场和角度,李振华老师的发言还是充分体现了一个媒体推动者和评论家的一种更深度的思考,在艺术进程当中和发展的进程当中,艺术家的作用和对社会的一种影响,我觉得这个发言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有很深的内涵。我还是推荐大家一下,因为我们的画册里面李振华老师有一篇文章谈到了,我昨天也看了是非常到位值得我们好好读一下的文章。

    李振华:那个文章是我当时写了第二篇,第一篇是给SOT(音)做动画分析的,这个是关于民生的影像30年(音)写的。

 

    乌苏拉: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成正焕先生,就问时间的问题,成正焕老师包括他的作品也是跟时间有关的,乌苏拉老师认为这个时间是不是可以切割的?如果小孩眨眼或者是与人对视的时候,成正焕老师的作品里面也有对视,然后跟社会的关系,还有就是时间机器时钟的概念,这是不是一个整体?时间是可以切割的?是否可以断裂的这样的一个意思?

    成正焕:成正焕老师这两个作品实际是没有关系的。

    管怀宾:时间的关系我们继续推进,下面有请乌苏拉教授做她的报告,这些年她一直往返德国中国之间,也参与中国很多艺术院校的在央美也好,她对中国的,包括对亚洲当代艺术的发展她是非常有很深的了解,我们也希望她的发言,她很早就赶到苏州了,前天就来了,一直做今天报告的准备,我们今天上午把前面推进一点,后面也留一点时间给媒体,下面有请乌苏拉教授!

 

    乌苏拉:谢谢,我有几个问题,对艺术家动画的角色和内容提出问题,我的问题就是说在叙事问题,在当代动画当中的转变?在过去的几年当中,叙事成为了一种陈词滥调的存在,在一本柯罗特(音)的书里面,他讲超级搞笑,超级迅速,超级聪明的文章,演示了一个好的故事,好的动画趣味。二维动画方面一直处于传统的位置,就像威廉,还有中国的艺术家一样,用笔墨笔刷绘制动画,像有一些老师使用三维的方法展示叙事的概念,时间在这里不是讲述好故事的方式,而是提供一种结构,是对历史的记忆时间为结构,艺术家真正分享他的文化状态和文化记忆,并对叙事在这个当中更对社会文化的矛盾进行质疑。

我们应该参考吉尔格勒兹(音),法国的作家他的两本著作,一个是《时间影像》和一个《运动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影像是叙事为主,美好结尾。而之后被欧洲作者,第二次大战以后转变,即使呈现故事也成为一种巨大的转变,影片的叙事成为了展现的方式,消解了简单的娱乐性,叙事的革命也成为了独立动画艺术家虚拟的革命。那么以一种的拓扑学方式看,我们用魔比斯环环比喻方式,我们在永远持续的循环表面持续运动,但是又存在两个分开的表面上永远不可能相遇,我想对动画这种同时存在叙事的结构进行反驳,就像张小涛老师长篇动画,并不是以一种传统的方式叙事,而是以个人的心灵史的方式进入整个中国的社会史,其他的艺术家早期三维动画作品更像是一种记忆试验的方式参考,个人的经验从台前退到幕后,从的拓扑学表面转移到另外一个表面,也像是魔比斯环的方式,但是两个表面成为一种叙事性的悬念,从而形成一种张力。引用法国诗人的一句话,“压缩的距离意味着死亡”,提到了一个韩国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个艺术家的作品里面进入了一个展览的空间,然后这个空秆的声音是会被有一个锤子敲击的声音打断,你进入了一个很虚幻的展览的空间,但是唯一能够把你带回到现实中的是一个锤子敲击的声音,是唯一跟现实相关的声音的元素。是否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我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阐释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还是会质疑这个世界是否真实地存在?我们当代艺术家用各种各样的电脑或者是界面,各种各样的方式在阐释这个世界,其实刚刚说的是我的作品在展览当中提出的几个问题,同时我是否看不清的这些元素在里面?是否也是像征了一种虚拟的世界的概念。在上海看到曹非(音)的展览,是一个动画,但是是没有动画的动画,可能是用动画的观念,然后利用跟当代的观念。他提到曹非的作品,致力于空间当中,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玩具和环境,小朋友在里面玩,他用灯光的闪烁也是造成幻觉的形式,可能跟动画是有关联的,但并没有实体的动画存在,体现了动画的意识,曹非的作品里面在播放《广岛之恋》的一段声音,其实跟这个作品形成了某种关联,对这种历史或者是社会问题的关联,因为《广岛之恋》跟这种虚幻的儿童玩玩具的场景当中形成反差,谢谢大家!

 

    管怀宾:好,谢谢乌苏拉教授,也谢谢段老师的翻译,乌苏拉教授也是从问题切入到当代艺术家的动画和独立动画的当中叙事问题,这个也是一个动画在技术发展在推进当中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尤其是她也结合了很多的张小涛老师还有曹非的,不同艺术家都有不同的回应,这种回应我觉得是一个艺术家的立场也是值得我们去探讨的叙事,实际上这个里面叙事在发展过程当中跟艺术家个人的关系还有在整体动画的进程当中革命性的一些转换,我觉得这个是大家都很感兴趣的问题,大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回应,或者是直接的回应,或者是顺带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这个是很有趣的话题,等会有时间我们再请教乌苏拉教授,下面进行10几分钟的茶歇。

 

管怀宾:下面我们进行下半场,第一个发言的是缪晓春老师!

    过去的10多年,缪晓春老师一直投入在动画产业中,以他特别的叙事方式,无论是人力物力的投入还有整体的规划,我觉得是大制作,给整个艺术界带来一个新的领域,下面我们还是请缪晓春老师来就他今天的主题进行发言,有请缪晓春老师!

 

    缪晓春:谢谢管老师,谢谢小涛邀请,其实我这个发言想比较关注几个小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我们论坛的主题从绘画到动画嘛,其实第一个我想说一下为什么从绘画到动画?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也是画画,画了10几年,在德国学的时候也是绘画,德国叫自由艺术,各种媒介都会去尝试,其实一直到我毕业创作的时候我还没有做动画,最多是以摄影雕塑做的,当时在展览的时候看到过很受感动,当时想做动画,不知道从哪个点切入?因为我觉得以前动画的方式的话,因为以前有很多人做过,其实我也不是想做动画就是想做一个作品吧,到了04年左右的时候,那个时候三维技术慢慢成熟了,三维软件已经不是那么大的门槛,艺术家可以很容易地掌握方式方法来做东西,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介入点,用三维软件来做动画,下面我想说通过一些实际的例子来说明这个东西对我有多重要?

我先说第一个作品,虚拟最后审判。其实当时做这个的时候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艺术史上很长时间都是绘画作品,所以我就挑了一件非常复杂的做了这个,这件作品从后面来看是什么样的?但是从后面来看的话其实是一个墙壁是一个平面静态的东西,后面是没有东西的。所以我要做的第一步工作就是先把这个作品重新转换一下,用自己的三维的模型置换里面所有的人物,当时差不多花了1年的时间,大家知道那个时候电脑还是很差劲的,所以说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以后才能把这个画面反转过来,因为这个是建立了虚拟的三维空间,这个是按照传统的方式,我们从正面来看是这样的,构图跟原画基本是一致的,从后面再看就变成这样,所有的重要人物都退居到非常次要的位置,最主要的是整个原画当中意义发生了实际性的转变,不再是宗教性的绘画,而是里面审判者基督连位置都找不到,宗教意义好像完全消失了。

这个是我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也是非常震惊的,完全没有原来的意义了,反倒是像中国佛教的众生,没有谁上天堂,没有谁下地狱。甚至像这个作品一开始最早完成的,看起来有点像中国画的卷轴画,这个是侧视图。也是找了其中有一个人的视点来看场景,用他的眼睛来看,这个是俯视图,我们找不到耶稣基督,右边的这个人就是刚刚我挑的那个壁画当中的人,他的视角看的。仰视图也是,我们用原画当中底下的人来看整个的场景是这样。

好,之后再把这个作品做成了一个三维电脑动画的其他分众的动画,对于我来说等于是完成了两件事情,一个是把一个平面的二维的东西变成三维立体的,第二个把静态的东西变成动态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是给了我一个巨大的空间,一个是跟像威廉(音)他们不太一样的做法,进入到这个虚拟的空间以后,等于是用虚拟的照相机在拍静态的照片,用虚拟的摄像机拍动态的影像,这个是跟以前二维的动画真的是非常不一样的地方,这也就是为什么刚刚我跟振华在茶歇的时候也讨论过,这个是一个综合的不再是简单单一的,这个就是为什么我在展览当中展示的不仅仅是绘画,还有动画,从绘画到动画之外,对我来说就是从动画再到更多的东西,可能是影像,可能是静态图片,可能是绘画,可能是三维雕塑是综合的东西,为什么对于我来说这么重要?从二维到三维的动画,可能不仅仅是一个纬度的改变,这个改变就太多了。

还有一种就是带来想象力的改变,因为像这种方式的话可能是用手绘的动画非常难以实现,真实的质感,这个是质感的人皮或者是表面肌理做文章,但是这个在三维动画里面可能是它的语言,是它的说话的一种方式。还有一个我觉得是之前比如说我们介入绘画的时候前面会有很多的大师和艺术流派存在,我们经常感觉无所适从,不知道从哪个地方下手,怎么建立自己的风格,但是用这种方式做作品之后,我现在不但想仅仅说是动画,做了作品之后,好像是一个小孩在幼儿园里面拿到了一个非常新的玩具随便怎么玩,怎么玩都可以。当然了这个玩也是刚刚管老师说的要投入很大的精力人力物力做的,这里就产生亿了贝伦,我们一直说独立动画,现在越来越不独立,我们现在做的动画可能是非常不独立,受制于团队,受制于市场和资金,所以这个是巨大的悖论,我们想独立,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又不独立,这个是很难受的。

 

    最后一点我就想讲一下,这几年一直在做的工作,也是在展览的时候做的,当然以前也做过一些用软件做绘画的尝试,这样的作品完全是从软件里面做的看上去像画,其实全部是由软件打印出来,但是没有任何手工的过程。这样做的我觉得就开始了其他的尝试,真正把电脑和人脑结合起来,把手绘和机器的思考结合起来,其实我也找到文艺复兴时候的素描,但是他只是画了一个杯子类似这样的结构,后来我想这个是人脑想出来杯子的透视结果,但是电脑产生的结果可能是非常复杂,因为这个是我们想出来的一个东西,而且以前我跟艺术作品产生一个关联,这张作品也是,但是我们不一定看出来原画是谁,这个是挺有意思的,这里面说明一个什么东西呢?我们用语言,所有的思考方式实现的方式都不一样,只要有这么惊讶的表情就非常高兴,因为很难看到原画的影子了,因为无论是从绘画的方式来讲还是形象获得,因为这个形象是在虚拟世界里面计算出来的,这一点我对它非常看中,因为他的这种形象的产生我觉得就很有意思。我们下面展出的死亡胜利的画,是通过一种色彩通道获得的,这些就是画这些的过程,就像前面的水墨看上去是画的,但是全部是电脑做的,这些是像印的但是其实是手工画的,电脑把每个人都想象成一个色彩,所以当电脑屏幕一打开出现这个情况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东西太有意思了,就像马蹄斯(音)的感觉,是比较明快单纯的,我们做的电脑马蹄斯就产生了这样的绘画方式。所以我就完成了从绘画到动画,慢慢开始从动画回到绘画,回到雕塑,因为将来这些东西也可能是做三维打印雕塑的等等。

 

    管怀宾:谢谢缪晓春老师,他自己说是谈几个小问题,但是小问题都不小,因为这个里面的他涉及到一个艺术家个人的观念世界和意志世界语与技术生存之间悖论的关系,我觉得这里面缪晓春老师的工作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也是以一个很独特的方式打造了我们熟知的经典,动画对于他还说不是他的目的,复杂的技术都是它的一种方式,而且这个里面不但从经典当中回到现实,个人个体的介入到经典,这个当中很多的穿插是非常有趣的工作。下面有请吴超老师!

 

吴超:谢谢张小涛老师,谢谢现场各位的前辈,非常多都是我刚刚学动画的时候把你们的作品看很多遍学习的,非常荣幸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想讲一小段近两年工作的思考过程。我其实在2006年开始做动画创作,我做独立动画又做试验动画剧场,视觉和听觉整体试验的过程,在两年前我自己发现有很多的问题我提出来,比如说艺术和生命的关系是什么?因为我前几年的动画创作我都非常喜欢去看探索生命的本体问题,到了两年前我就想问艺术和生命的关系是什么?是否只是一种作品的形式?

第二个问题艺术除了完成个人思想上面的表达,有没有实用性?如果说我关注生命本体我很想了解生命的创伤修复和修复的状态,我们怎么了解看者的精神性?另外一个因为我个人的生活经历我提出的问题,西方医学是否是生命创伤修复的唯一答案?这个是我两年前创作过程的一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就生成了一个项目,看起来可能跟动画有点不相关,就是植物人的艺术幻想,主要是我和我先生夏为伦(音)我们联合医学临床还有宗教的项目,主要是佛教,目前在三个方向上面工作,一个是医学合作,一个是艺术的抽象转化,另外一个是带来资料的收集和研究,这个项目的过程我就不太讲了,因为在展览文献上都有纪录片和档案大家都可以看到。

我讲的是近期对这个项目的分析,因为这个项目到目前发展了两年,其实经历了非常多复杂的工作层面,完全超出我的预计,我最近想静下心来观察一下到底涉及哪些层面的工作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做了一个图,为了这个项目成立和开始工作进行的第一个层面的工作,首先我们发现因为学科,学科是围绕人建立的但是发展到现在越来越专业,每个学科的对话变的非常困难。第一步做的是串联起这些学科,当然不是整个学科,而是串联起学科里面愿意走出来合作的人,一个老科学专家怎么和一个佛教僧对话,这是我们第一步做的。第二步工作是我们在医院建立视听和艺术的唤醒室目前在北京和广州建立了两家,今年想在杭州建立一所新的,这个建立视听唤醒室是给病人使用并得到反馈。

第三个就是钱的问题,这个项目涉及到很多的精力甚至有很多人,所以筹集资金是我们要解决的一个问题,目前通过奖金基金会艺术义卖进行,这里也在尝试非盈利或者是非画廊可以经营的项目怎么做起来,这个是有艺术和其他人参与的项目。这个层面我们呈现出来的可以看成是艺术得胜成品或者是怎样具体得胜成,这个阶段是有很多记录的录像,项目的流水日记,还有很多微信分不同专业用途的讨论群,里面就涉及到不同的知识,文章数据的收集等等,就是为了让项目能够成立,并且真实地发生,这个跨学科的联合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只要回到人的起点大家讨论怎么唤醒植物人的话题。

第二个层面就是开始涉及到唤醒植物人,我们做了,谁都没有经验地工作,目前我们生成了大概两个方向,第一个就是艺术的行动,我们开始制作一个个性化的唤醒方案,主要是研究一个个人得记忆地图,因为植物人最大的特征是不可对话,所以我们面对一个陌生人要研究他的核心记忆地图,并且用视觉和听觉的手段,有时候是录像有时候是照片有时候也介入动画包括听觉梳理他个人记忆核心的地图,这也是比较切实的工作。就包括前期调查分析创作等等,同时我们围绕深入的植物人也进行了他的疾病和生死中的家庭关系和人性的关系,这个就完成了个体叙事,我们很多时候在做动画的时候关于叙事和记忆。这里我们目前做了3例植物人,有两例已经苏醒,还有一例是15岁的女孩,他们每个人的记忆不同,家庭环境不同但是有非常多的时代的特征,现在做的这个女孩是15岁,因为自杀导致植物人状态,会观察到非常多时代形成的心理问题,包括家庭。

    这一部分就是医学学者目前跟我们合作保持积极的态度,他们知道我们在医院里面做,同时他们认为可能是非常好的工作,意识的唤醒在医学脑医学都是非常大的瓶颈,但是在医学学科成立需要通过他们的方法检测,所以我们这里也有一个跨学科的试验,测试和讨论,在展览现场我就呈现了其中一小段方案我们进行的脑电脑血氧蛋白测试的结果,艺术家蛮兴奋得,我在凭我的支持和创作的精神,这个是我们艺术家和医生这一起工作很有趣的。

    也在推动一个学科边界的推动,因为对于科学的思维来说他们问你的前期研究推理是什么?但是我们艺术是靠创造力突破的,如果严格按照数据推理就产生不了情感的东西,所以在试验测试里面,大家也在互相认可自己学科的价值,但是他们同时会反馈给我们一些不可预料的结果,比如说唤醒开始,会引起大脑波动的响应,也会反馈给我们进一步工作的参考。

因为工作过程有一些主题浮现,包括一些神秘主义和西方科学的冲突,所以这个阶段我们就除了生成用来作为意识唤醒的个性化唤醒方案,这里唤醒的更多的是作为社会性的后天意识,还有一些医学检测记录,包括我也做主题艺术创作,这里我讲到是一个疾病和生存的有序观察。再接下来一层是再往下,我们就在思考,思考人共有的一部分,虽然这个人是商人,那个是是中学生但是有一个层面,植物人开始是极低意识状态,不能判断他是否记得是一个教授或者是农民,除了共性的创作。

接下来是我们做的共性化的艺术唤醒的方案创作,就是我们准备放在医院可以给所有的病人共同使用的,这部分也在探索,目前做了一个基本的框架,在这次的展览现场就呈现了其中一小部分,叫激发能量,目前共性化的唤醒方案的创作,我是以我的工作团队创作为主,我们有一个计划是明年,希望可以邀请其它艺术家参与创作,每个艺术家的艺术形式不一样,可能有人是做虚拟现实的,有人是做声音,有人是做气味的,这些方式都可以加入进来,在我们的前期的工作框架上一起工作我觉得这样的话其实就是可以由更多的艺术创造性的力量加入进来,深入现场帮助病人,其实我觉得艺术家的病人跟病人合作,也可以受益非常多,那些东西可能在艺术圈很难得到的东西,这个是明年我们计划要做的。

这个也突破我个人创造力的局限,所以我们做共性化艺术唤醒,刺激食欲和性欲的都在进行脑科学的检验,抽象部分,对植物人比对正常人引起的反应更大,正常人可能我们抓的正常人做试验可能都是医院的医生博士,他们有时候会用逻辑思维,到底在讲什么?是什么东西?但是逻辑思维会阻碍你感受,我们后续分析是这样的,那么植物人是对抽象艺术的视听感受引起的反应会更明显。还有就是说我们在做刺激性欲的方案,曾经有病人的心率从70上升到140,但是在医学上认为植物人的思维不会有思维,但是刺激性欲反应是不是有思维?他知道是人知道是男女,我们做试验给医学试验这提供新的疑问或者是角度,或者是我们制造了一些混乱。

    这部分的工作其实要求我作为创作的主导者,其实我们要去了解人类共有的创伤愈合转化的内在可能,集中在潜意识,集体无意识和超验,不是逻辑性的思维,我在读心理学的一个文凭,那我就阅读同时跟跨学科的讨论,宗教的也好等等,我们就发现这个创伤愈合转化的可能其实是在潜意识那一块,不是在一个逻辑思维社会性的那一块,所以这个是为了做共性化方案我必须要工作和学习,不是一种理性的学习,是一种生存的行为,努力到达的一块才把这个事情做好。所以生存的部分是共性化的唤醒和方案库,就是在艺术研究和创作方面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可能接下来的一两年时间,外面的平台搭建以后我要进入这方面。我最后发现内在转化的可能,其实是和我的很早艺术的我非常感兴趣的生存精神探索相关,我从事艺术非常吸引我一直做的一块,刚刚好在这个项目里面需要我具有的一些研究能力,比如说非理的超理的模糊的孩童的,游戏的,灵性的,其实最早是我们艺术的东西,所以这个是我最近的分析工作,在分析这个项目层层深入以后回到我最开始最感兴趣的东西。

    当我能够在这一块工作的时候,我才有可能和其他人的他们的深层精神沟通,我们制作唤醒方案都是想想而已,虽然说中国人用观音来象征女性,国外用圣母,其实我们追求的是同一种母性的回归,只是表象不一样,所以工作到这一层,如果我们可以达到,你会发现我们反过来其实才可以去完成这样的一个共性化唤醒的工作。

    最后这个项目要到达的是人类的深层精神,可能是超越时间空间限制的,非常有意思的混沌状的东西,我从上面开始讲,我们发现越到上面的工作其实越接近我们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那么我发现越往下面工作越接近一个深层精神,那个深层精神可能是我们非常古典和原始的,但是这个上面发现,特别是个性化唤醒方案的工作当中我们可以观察到非常多这个时代的思维方式,性格形成,家庭模式,以及我们的焦虑。包括最会对文化发展到现在不断的解构和提出的质疑,如果说我们要来做一个意识的唤醒的话,这个其实是我最近的两年工作的简单的分析。

    这个是我们在北京的工作室,我们在做一个检测,有点像家庭影院,前面放图像有很好的音响设备,病人观看的时候进行一个检测,这个是工作前的工作准备,然后所以我之前讲到说,最后发现可能是对于生命的隐喻所有的创作,之前的影像剧场的创作,到最近今年完成的一个艺术创作,跟这个植物人唤醒并行的但是并不是这个项目里面的,其实都在探讨一个生命的领域是怎样的,好像这是今年的作品叫《悬浮》,这个作品希望尝试非时间态的生命体验,刚刚我们聊到叙事的问题,我在这个作品希望尝试切断对叙事的揣摩,对图像的预测,直接阅读日常中的东西,这个现场是有懒人沙发可以在里面睡觉的。

    这个就是去医院我们新做的病例,了解他的情况,这个是另外一个病例,我们会去到现场,他是一个职高毕业的女孩,他喜欢喝街边的汽水,我就跟他的好朋友聊天。这个是我们正在做的用于安睡愈合的做的图片,看能不能用视觉听觉制作出冰石体验的感受,这些都是一个想象,所以医学工作者也经常说,你们跟我们工作千万不要被医学的条条框框限制住要有你们的想象力,因为他们是非常死板,他们反对变量,而我们做的是变量,他们反对无依据的东西,而艺术靠的是想象力,这个是跨学科合作互相影响学习的东西,我们跟他们合作了,我们的想象是一个有逻辑的想象,他们跟我们工作我们会发现,医学工作者们变的开始有想象力,因为他面对的植物人的状态下,我也邀请他们来看艺术展看艺术是怎样的。

这是我们初步的测试试验,不算结论,在医学上面只能是阶段性分析,基本呈现出非常积极的状态,我大概就是讲这些,谢谢大家!

 

管怀宾:谢谢吴超老师,她的发言把我们代入新的领域,表面看起来是艺术和医疗的合作,跨领域的合作,但是这个里面无论是对艺术界也好或者是医学也好都是一个新话题,都是一个新的界面的东西,我觉得吴老师这个探索应该是国家基金支持的项目。表面是讲的艺术唤醒的问题,但是实际上还是一个人普遍共有的创伤愈合的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获得更大社会界面的支持。

 

朱强:国家艺术十三五规划。

 

管怀宾:谢谢吴老师,下面是张小涛老师,这次展览的策展人,也是著名的艺术家,动画领域,他的工作真的就是从绘画到动画,从动画到绘画不断迂回的这个实践过程。

 

张小涛:谢谢管老师,谢谢美术馆还有到会的嘉宾和艺术家,因为在做这个PPT演讲的时候,我本来想是做一个展览的比较大的文章的介绍,但是时间有限,在这个画册里面也有文献,我就不复述了。我想讲独立动画在本体方法上怎么从绘画当中得到的启发,方法论的启示。这个有一个限制,很多人以为从绘画到动画是风格,是那种技巧,我觉得可能是内核在于图像方法,艺术史的逻辑,包括从现场当中得到的经验或者是启示,所以我讲一下我的工作,我在近6年的时间做的动画纪录片,然后可能也是我对电影和动画和当代艺术系统直接做的跨边界的工作,我介绍一下。

也是我这几年的研究,动画纪录片其实是一个很难定义的概念,动画本身是虚拟的,怎么能表达现实?动画怎么去表达历史,表达今天这个现场,所以这个其实是一般的动画在超现实,奇思妙想的里面容易做到一些工作,但是我觉得我们在研究国际上的动画纪录片的潮流,或者是他们的线下案例给我们的启发,融合,语言,观念有很大的可能就是变的不确定,包括我今年的博士毕业的也有一些争议质疑和讨论,我觉得我的工作特别好的是一个建陶和反省,认为动画的可能性是在动画之外,是在边界之外的一周延展,包括我们对空间对文献,对不同媒介不同领域来参与到动画当中来,我觉得缪晓春老师的观点我特别喜欢。

我们的本意是从绘画走到动画,但是今天可能更需要的是从动画又走到未知的时间场域,缪晓春老师提出的是在这个场馆里面对空间,文本,互联网,历史,现场不确定的经验,一种反思或者是实验室,这个历史就不太讲,在30年代,在更早的20-30年代都有脉络,但是西方的学术界对这个也比较有争议,讲到了他们对摄影,对电影,对动画的好多还是比较局限,因为我参加过一些电影节,包括获得过动画奖我觉得还是特别的封闭,从动画的圈子看有点像油画学会,中国画学会,如果我们成立一个动画协会的话就有一点像书画家协会,油画家协会,但是我们的工作是有难度的,是具有跨边界的不确定性,所以我想怎么摆脱陷阱,我觉得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他工作的前瞻性和实验性,对动画片的回顾,我们也做了一些思考,包括我和我的团队这几年做动画纪录片真的是鞠躬尽瘁真的需要钱,时间团队和精力,这个跨边界是极其难度的,这个里面其实是特别有一定的门槛。

我刚刚讲的是动画电影的定义,历史,风格,里面的音效声音等等,这些可能是本体的东西,我再讲一些案例,这个是我在以色列见过福尔曼他也是7-8年做一部片子,这个人在国际动画片领域里面是非常重要的导演,他个人经验的表达,对战争的创伤,对以色列和黎巴嫩的冲突,所以我觉得这个人是挺了不起的,他也不是做动画的,他是士兵,退役以后做的,我觉得从动画之外有可能是跟这个领域产生真正的颠覆性,我们局限在这个领域之内是有问题的,一开始就是从技术入手我觉得应该是从道入手,有技入道是有障碍的,我觉得这个是回到我们的原点,这个片子也是作为我们的教材,作为我们分析的案例。

这个是我的研究生考试,我以这个为考题,中国在当代艺术领域里面缺乏现场历史政治的介入,当然不是工具的,是深度地介入社会,带有反思性的带有真正社会对话的这个是对我们有启示性的,这个片子的语言有特点,我觉得是有感染力的绘画的,把三维宣传成二维这个难度极大这几年对这个片子的学习研究,包括我在以色列见到他,聊了一下午,我感觉他不像艺术家像一个科学家,普通的士兵,这种理性,冷静,像一个正常的人不像是我们看的像艺术家,不像艺术家就对了。我认为像他在国际动画片上引起的争议也是值得我们讨论的。

    这个不是动画纪录片,是用黑白的动画片反应伊朗的革命,妇女的解放,中国的当代艺术还是完成一种启蒙的东西,个人解放和社会的冲突和自由之间我们要去建构一个公平的社会,包括政治的诉求,社会的改变,哪怕是乡村的改变。这种片子里面比较缺这种,当然这个不是现实主义的,我认为可能有超越也有语言,这个片子语言的感染力非常强,甚至不亚于一个3D的片子工作量,这个在动画领域里面是比较缺的案例。

我想到《阿巴斯》的电影,像拉夏特的电影,对地缘政治,宗教的关注,对全球化的思考,对伊朗的革命,我觉得这种个人的命运和这个联系一起,当然我做的这个片子有某种意义上还是有一点关于我2006年同时转向动画,我从2005年开始转,包括《亮亮历险记》,到我个人的经验,其实我想是还是回到思想史和现场,无论用什么样的媒介做,但是你要有你的切入点,因为在全球化的时代,如果没有你的这个点,你不可能在全球的语言当中发出你的声音,所以这个片子对我来说我觉得有一种把自己在青春期,包括上一代文革的记忆融合一起,还是有一种从个人经验走向公众经验,这种历史现场,梦和现实相遇,也用了二维三维结合的东西,我跟团队讲,你们要注意一种历史感和现场感,不要在封闭的小圈子当中做,因为今天的全球化会带来碎片化垃圾化的东西,信息越多,其实你是越难排除,现在微信铺天盖地的信息,我们需要滤掉,全世界那么好的展览和信息,有的时候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但是要找到跟自己有关系的,中央美院的条件太好了,学生不在乎信息,其他的艺术家再牛逼的没有什么用,他见怪不怪了,信息过渡的频繁,要找到真正有价值的资源。

我觉得我在做这个动画纪录片的时候也是希望告诫自己,告诫我的团队我的研究生们,我希望他们有时间要回到你的原点回到现场,因为我们是代表中国今天的艺术,你不是在纽约也不是在东京,你是在这个当地的知识系统要有你的出发点但是要融入到国籍,这个是我小时候初中看星空在我的老家一个古镇的现场,我觉得这种传统的记忆,其实我觉得艺术应该追寻这种东西,像梦一样的高考包括文革的记忆,我想找工业感现代戏的东西,我关心现代戏,我们在现代化的进程当中每个人的心灵是怎么挣扎过来的?无论是油画和新媒体我是没有摆脱这个东西,我始终认为语言背后有一套逻辑和方法,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无论做电影还是其他媒介应该找你的东西。

然后我讲方法,当然我是受美术史的考古的图像方法比较多,刚刚我讲的电影,这个是图像方法的来源,摄影转向了电影,展览特别看到了对伊朗问题的表达,女性的角度,我认为这个艺术家虽然现在看有点老,但是他的穿透力,我认为是有空间感和时间感的蔓延,他能走向电影,我认为这种是给我们有极强的启示,虽然在美国读书,但是表达的是非常原始的非常有他的地域性和个人经验的东西,这个是一种梦和现实历史的交错,因为我们谈到图像的命运,图像怎么介入社会?这个不是空洞的语言游戏,尤其是今天新媒体试验当中,有很多碎片化垃圾化的东西,怎么把图像逻辑化普及化这个是有一个脉络,这个非常重要,我讲古代的图像,徐斌老师做地书(音)他搜集的所有的图像,我都跟他这么了解,他就是三才图会,就是做了一个辞典,好的艺术家就是建立了一个系统,怎么样在图片当中碎片当中找到你的支点,建立逻辑用图像拼接你的世界,找到通道。

古代的图像,他们提供了一个那个时候的图像方法,其实我们说考古,艺术史可以找到他的脉络,这些其实是那个时代的谷歌和摆渡,把那个时代的节点,我老找这个脉络,我们把藏传佛教,我喜欢日本的三普康平(音),我看文革的红书,我发现有时候你在敲门,设计一个路标,当时播下的种子后来会遇到他,我后来遇到一个德国的教授对我的影响,我觉得就是一种感应。所以我认为这个图像是炼丹术是巫术是一个心中的黄金,我认为可能是在图像的背后是有强大的图像系统和背景的,所以我想从图像讲到心理学和中国古代的炼金术,是有脉络的,动画的背后有强大的技术系统,而不是讲剧本啊这些,这个是表征,这个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化妆,内核是骨和肉,看不见的东西。

我认为我讲这个图像的粘合剂,图像背后有什么逻辑穿插一个结构,建立一个屯点,我刚刚看缪晓春老师讲的,找这个算法和语言,从绘画到动画,动画再到什么?我认为这个是今天我们回答的从动画再出走,动画不是终点,从绘画走到动画只是一个开始,我做的未来佛教的感觉,昆虫和生物基因的,但是回到现场也可以做非常具有历史感和心灵穿透力的,我认为我的这个脉络还是再一个区域当中找自己的逻辑所以你看这个其实融合做的就是曼陀罗就是精神的世界,是对应宇宙的,所以图像就是炼丹术就是巫术,你提炼的图像就是对应天地万物,无论是高科技,还是图,还是布,还是线不重要,你背后的逻辑系统会产生特别强大的东西。下面我放一下一个动画片,我觉得从绘画里面得到的不是技巧和风格,而是绘画的一种样式,其实我觉得主要是概念和叙事的逻辑场域,看几分钟。

    谢谢大家!

 

管怀宾:谢谢小涛老师,我们听他的发言和片子里面,他活跃在艺术家和策展人当中的思考,他的讲话虽然是从动画纪录片这个领域开始,实际上后面涉及到了大量的关于个人经验,历史记忆,关于那种思想史和与现场的关系,尤其是提到了生活现场和全球的关系,我觉得都是当代艺术家的很敏感的,触动大家神经的东西,也是触动我们这一代人的东西。特别是几个案例分析,艺术家也好,伊朗的艺术家也好,实际上也是一个对我们今天这个现实的一种反思,另外一个也是这种分析当中也有一定程度的对今天中国或者说我们动画领域遭遇问题的一种现状的思考和批判,我觉得这个里面他刚刚的那种分析当中也是存在了批判在里面,尤其是这个展览的主题,实际上这个展览的主题也是从动画当中存在的愿望,这个展览本身的构成也是看到小涛老师为这个展览花的心血,我们回头也有时间去好好看看画册当中的张老师的文字,谢谢张老师!

今天上午的论坛到现在为止大家也是各个方面的,从策展人的角度,从独立艺术家的角度,而且是几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界面切入这个问题,我觉得都是开阔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一种思考,下面媒体有很多,一个是媒体这一块,还有就是在座没有发言的艺术家,如果是有的话,再分享一下!

 

林老师:今天是来学习的,很高兴可以看到一些艺术家作品,我想可能,刚刚小涛老师讲从绘画到动画,可能性大概是我自己在做新媒体艺术,我自己也觉得是从绘画到动画,再到新媒体,我也觉得很有趣,因为刚刚在看,尤其是从缪晓春老师那边,我自己也看到我过去在做创作的东西,后来又看到小涛老师这边也是一样,所以我就觉得特别的有趣,所以我会回到那种感觉,包括现在在做新媒体,可能我接着在做下一个阶段的,有一点觉得还要玩什么?有时候我也在思考,我特别认同小涛老师讲的话,我这边就不多说,我会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开一个餐厅,可是这个餐厅其实是一件作品了,不是真正的餐厅,是真的可以吃饭,也是再提出我一个对整个人的改观,比如说我在做新媒体艺术很早期,可能是交互的部分,我现在做的这餐厅我怎么控制所有的人在2个小时都被我控制,其实这个我光脚本也写了两年多,所以我自己觉得说这个是我非常大的一个挑战,有史以来最大的作品了,我们也会跟上海当代艺术馆合作,明年大概9月整个团队会跟上海当代艺术馆做一个大展,大概会做一年,谢谢!

 

管怀宾:谢谢林老师跟我们分享了计划和正在推行的项目,而且在动画也好新媒体艺术领域,林老师的团队不但推出了有很好的看点又有很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

 

江苏画刊:今天上午的信息量很密集,都有各自的观点,刚刚特别听了张小涛老师的发言以后,我觉得我认可他刚刚说的每一句话,他讲了很多当代艺术的痛点,一个艺术家不可能逃脱在地性,必须考虑自己和个人和社会文化的关系,像吴超老师的作品之前是在上海的美术馆看到的,我想问一个问题,在座的所有艺术家大部分都是在做跨媒介和综合性的艺术,我感觉到你们其实内心未必有一个自己的是新媒体定义和限定,就是艺术家的问题在当代艺术里面经常被提及,好像媒介对艺术家来说是手段和表达方式,没有特别强调是什么艺术身份,这个可能是一个方向和正在发生的非常活跃的现实。我也在重新思索绘画动画和新媒体的内容,我们目前没有一个清晰的评判和想法,但是我感觉最大的两点,一个是媒介本身已经成为了一个艺术家表达的习惯性的东西,好像是对于语言的这种探索,对于表达方式的选择,是跟你面对的对像和主题而来的,大家好像不太刻意在乎一定用某一种方式展现,吴超老师您是怎么定义自己的艺术和你工作的关系?

 

吴超:你在说的时候我在想,做艺术对我来说,因为我不是策展人,艺术是怎么样?说实话我觉得对我来说做艺术是个人完善之一,具体艺术表现方法的选择,我觉得每个阶段会有特别擅长的,如果感性层面都达不到的话再说也是白说,但是比如说在我们的项目黎曼,做唤醒方案的时候,视听可能是重要的,我开始做一些艺术抽象转化的时候,有时候动画语言会成为现实,因为工作方法非常接近,可能跟得上我的思维,所以我觉得可以选择方式,但是不一定怎么样,我更感兴趣的是研究者做艺术,科研者更感兴趣的是生物细胞,我很感兴趣的是生命观测与猜想这样的方向,所以我也在尝试一些方式,表达手法是需要实践学习和完善的。

 

提问:我们就请别艺术家跟我们说,超出大的项目不在于作品的制作。缪晓春老师在你作品阐述的时候发现你总是对一个美术史的问题,画进行研究,对它进行动画的作,谢静于老师是社会工作学,对留德学生进行了访问,说德国艺术教育对创作者相对应的美术史要求很高,你很少谈起对你个人的相关性,我想问你,你背后的思考是怎样的?

 

缪晓春:其实我们刚刚看我画了一个切黄瓜的片断,这个是我在德国生活很深的经历,我在中国不怎么做饭的,到德国学会做饭,天天切蔬菜,这个时间持续了大概4年,而且我喜欢很锋利的刀,这个经历是抹不去的4年的经历,我2008年做动画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一段经历,因为可能是来源于动物植物,所以我愿意自己变成黄瓜像植物一样的切碎,有点像人体的观念,我觉得可能跟个人的经历不一定是非得一对一的,可能是一种抽象的,而且这个意向在我这里出现了很多次,2006年的时候也出现了一次,2007年又出现了一次,2008年又出现了一次,我觉得这个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的一个助手也是为了做这个动画,田小伟也是很好的独立的艺术家,他也去体会了切的过程,所以一定要用刀实际切一下,所以这个里面除了我的想法甚至加上他的一些感受在里面,艺术的转换很有意思,可能是10几年前的经历,这是生命当中的一个体验,虽然很多东西是从艺术史发展过来,但是后面已经有很大的转变。

 

张小涛:你做的自己穿的中国古代的衣服。

 

    缪晓春:这个是两个,摄影是面对现实世界,所以在摄影里面我想整个都是面对现实的反应,这个是植入进去的,虚拟的这个作品是所有的东西都笼罩,但是那个感受是不一样的,我刚刚说切黄瓜的感受又是另外一种植入

 

刘茜懿:我今天特别的高兴来到这里,跟所有的老师们,包括缪晓春老师,张老师的作品我看过很多遍,但是我第一次听缪晓春老师进行讲,我没有想到缪晓春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第一次穿越了作品,看到了背后的创作者的故事,今天见到了特别的珍贵,可能一定层面上比展览还要珍贵,我觉得今天我特别爱收集别人说的关键词,我今天有两个关键词对我的印象特别的深刻,一个是提问老师说的动画非动画,另外一个是独立非独立。动画非动画是非常概括性的说到真实的问题,可以切开我们想象非常闭塞的一个点,包括吴超老师做的东西,做的项目她是动画,但是是非动画的,她把动画的实用性,甚至是艺术的实用性,她自己也说艺术跟我没有关系,没有被莫名其妙的条条框框束缚,而且吴老师阅读数量特别多,因为她想了解艺术之外的东西,所以才有一个跨界,这个跨界是接下来所有的艺术家面临的一个问题,动画非动画就是讲到的曹非的装置,后来我做的图片其实就是动画,其实是动态的,是我心中的一个,意中思维的汇集,这样才能深入到更加深刻的心理个人的包括我及其他的解释,所以在这里我必须想跟大家说。

刚刚我觉得所有的,因为现在在这里坐的人之外其实不要忘记有很多的青年艺术家在外面,包括我跟王为思,这么多年都是同一个展览看着彼此的画和脸的照片在一起,但是第一次见到本人,我们都是在信息的世界里折腾,我们现在青年艺术家跟这些人面对的还不是完全的一个问题,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我们不关心,我们对谁都不关心,我们对我们周围的世界不关心,我们对我们的家人不关心,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

我就觉得甚至不愿意跟别人聊天,因为我们不聊天,不学习,也可以看到得到一切信息昨天山村老师,我跟他聊天的时候也说,说你们面对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们的选择太多太多了,在这么大的信息量里,甚至不愿意自己动手查询一些东西,来的太容易太方便,我们不珍惜,现在我们不珍惜的问题就是在于我们相信的是别人翻译过的东西,就像我跟段老师一直在翻译,但是我感觉,段老师应该翻译的很好,但是我觉得我没有翻译得那么好,我表面上翻译的很好,但是大家也相信我的表面,就像大家相信所有我们现在读到的报纸一样,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些报纸,包括我在日本电视台工作过,日本的所有新闻,是高中大学毕业的,没有什么学历的人,在社会上混出来的混混写出来的新闻,所有日本的人民都在相信,国民都在相信这些新闻,包括得到了精神病的人,一天24小时都在看电视,看到的是别人翻译过来的信息,别人制造的世界,所以我觉得这个才是这个世界接下来面对最大的问题,而且这个是我想在我接下来的动画想体现出来的问题,那么就是说这个是动画的深度的讨论。

下一个问题就是缪晓春老师说的独立非独立的问题,一个人的力量非常薄弱,然后包括张老师也说独立动画的剧场,我觉得这个是必然的过程,而且日本星海城其实是独立动画剧场化的表现,卖的很好,而且也是接下来在日本很难实现的,而且是在中国能实现的,就像这位先生说的在地性的优势,我觉得咱们国内就是有在地性的优势,虽然我刚刚的发言涉及到了特别多的人,但是我最后还是相信吴超老师的自我启蒙解释,我希望大家青年的动画艺术家能够不断地自我启蒙,不断地关心这个世界!

 

    管怀宾:刘茜懿的发言非常好,把我们忽略的问题她都可以有提出来。

 

提问:也是根据你刚刚在谈的语言的转译问题,他觉得语言的翻译的差异性,比如说电影里面的他想问的是,你怎么感觉?包括德国的影片如果配上中国的字幕语言差异性的产生,可能根据你的理解,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不同或者是根据你自己个人的文化背景产生的不同?

 

    刘茜懿:我觉得其实翻译过来的东西相信不相信是在于这个人的自我修养,其实就是像张老师说的考古,包括我们现在就是说一些,包括我自己面临的就是不愿意去,没有挖掘这个习惯,不去关心文的原本,被翻译之前原态的东西我们不去关心和研究,这个就是一种相信不是一种相信,是一种懒惰,我觉得这个是一个被配上字幕的电影,我们要看也没有时间自己重新学习德语,但是它的存在到底是反应了什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是要思考的。艺术家也是翻译家,但是艺术家翻译出来的是抽象为多的,当然也有具像的,抽象出来的概念是一个善良的翻译家,容易成为善良的翻译家。

 

提问:您的作品是基于艺术史的研究,意大利或者是欧洲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艺术史,点和线的关系,您觉得这种关系是怎么样处理的?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对艺术史的理解,以及对个人的整体关系是什么样的?

 

    缪晓春:我们一开始转换三维的方式,现在又转回点和线的,我们刚刚看到的放的一些片断,不是好莱坞做的那种完全是非常真实的感觉,反而是抽象的,比如说刚刚素描画的,那个在计算机里面算的是线,因为是点到线再到面的,还有抽象的一种思维方式,只算色彩,但是其它的都不算,所以是一个一个的因素,我觉得这个比较有意思的是说,因为刚刚提出到艺术史里面的绘画,他们的方法比如说透视明暗等等这些东西,是他们画壁画的需要的,但是到我们这里的时候都不是这些语言,可能我的语言是另外的一种东西。

 

   缪晓春:我是很严肃认真对待我的绘画作品,不是从媒体绘画的概念,可能里面有新的技术手段会产生一些新的可能性,所以最近几年一直在做这个事情。

 

提问:我想说一下研讨会的感受,就像张老师刚刚说的,这个本次展览和学术研讨是从绘画到动画为题探讨绘画如何介入动画的问题,各位与会的艺术家包括策展人是从不同的角度谈到了自己的作品与美术史宗教或者是意向个人经验的关联,刚刚提到动画非动画,独立非独立的问题。张老师把这些从德国,日本,韩国包括在中国不同的艺术家结合在一起,策展的理念是怎样的?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因为在央美去年举办关于动态影像的作品展,我们侧重动画与绘画,包括缪晓春老师提到从绘画到动画,又从动画回到绘画的形式,各位不同的艺术家对于这个独立动画未来的趋势走向的分析,未来会做怎样的尝试?还有一个问题有两个年轻的艺术家,他们两个都有海外留学的背景,其实是给中国的独立动画注入新的力量,想他们从个人的经验上面谈一下个人的体会和未来的情况。

 

段天然:其实我觉得我是在美国上学,回国好多年了,但是我觉得其实中国现在,包括张老师的展览我觉得非常好,其实跟我在国外我也参加过一些影展和动画展相对来说形式比较单一,包括学术的研讨都是有时候会感觉比较表面化,但是我觉得像张老师这次展览很有意思,我觉得中国现在就是一个试验场,每天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思想的试验,艺术的试验,我觉得在国内正在与这种当代艺术紧密地发生关系,包括张老师这样的人能够以一种非常全面的多维的方式包括装置跟动画的影像,其实我觉得对于我们的那种动画理论的建设其实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其实这种纯粹动画理论建设在国际来讲也是从90年代才开始有这种纯学术的探讨,我觉得其实像国内的这种活跃的艺术的展览与影像动画的方式为载体,其实能够提供非常多的对理论方面的角度。

我觉得包括张老师做的这些书啊我觉得都是非常有意义,因为我觉得电影节或者是动画节不仅仅是放一张片子,大家简单的派对就结束了,包括今天的研讨会很有意义,包括乌老师提到的法国的艺术家,那是非常重要的后现代主义的,真正的理论建设才能够把这个独立动画和当代艺术相结合,动画最后不仅仅是动画,应该是某一种观念的延伸,或者是某种对思想的碰撞,提出很多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以我的经验来讲,其实我感觉现在国内的动画的方式介入当代艺术其实非常的活跃,是处于一个非常繁荣的阶段。

 

刘茜懿:我简短地说,我们在日本留学的经验给我的影响是很大的,首先我住在20平米不到的房子里,就像一个盒子,然后这个盒子是代表着我的一切,我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跳出这个盒子,正是这个盒子关压我,我才有所有的力量想去释放,想去释放的欲望造就了我创作的行为,无论大小,窄和广,都是我呼吸的意义,我觉得这就是我海外留学的经验,再说就有点长了。

 

    文静:我参加这次展览过来向大家学习,没有想到这个展览规模这么大,第一次经历这么正式专业的展览,在国内所有的生活的经验包括我学到的知识是我的根本,在法国给我一种新的思考方式,重新打碎自己所有的知识体系,所有的东西重组,从自己的根慢慢发展出来自己的作品,这就是我现在的第一步。

 

提问:我想从一个作品所提示的主体性的形态去看这些作品,因为包括张老师主题说的展览的主题,从绘画到动画,重要点不是说媒介本身的部分,可能是说作品都是人做的,所以背后的人的状态,人的敏感和观念还有意识,包括潜意识的东西,包括他的历史记忆的关系,包括他的思维方式都会是反应在作品当中,所以包括开始张老师提到他所见到的艺术家的形态,什么是艺术家?

包括刚刚文静也在说她自己学习的过程,也是不断地否定自己,不断开放自己,我觉得那个反应在作品当中,会体现出来这个过程的痕迹,对艺术家来说是一个比较成熟的部分,比较可以去展开的部分所以我是想回到这样主体形态的角度看这些作品,包括缪晓春老师的作品,他从平面的绘画到空间的,通过计算机的语言转译到动画的生成,怎么样打破观看的方式,包括思维的方式,不断地在这个里面找一些可能性,当然也包括观念和语言的探索在里面,其实也包括吴超老师所设计交互的方式,当然这个不仅仅是计算机语言,科技达到主体身份的交互达到的,所以可以从这个角度考虑一个,作品当中提示的主体性的意识,包括跨学科的交往,有一个作品是一个中介和媒介,里面可能贯穿了方方面面非常多的纬度在里面,我就分享一下自己这样的观感。

 

    管怀宾:时间的问题,因为我们到了这个时间点,谢谢金鸡湖美术馆谢谢主办方谢谢策展人,谢谢今天发言的各位嘉宾和媒体朋友,我们很顺利地把今天上午的议程,虽然有一些没有深入,但是摊出来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也希望在下午开幕式的前后,各位媒体朋友能够跟着在座的评论家策展人和艺术家有一些更单独的交流。

 

朱强:非常感谢,我就简单一点了,争取2-3分钟搞定,因为下面还有吃饭,是这样的,大家刚刚讨论的都非常热烈,实际我们办这个展览,我刚刚说了是对我们这么大的一个演艺中心,对院线电影的补充,我们用艺术的角度做这个视频,这个展览是出于这样的初衷,开研讨会是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对我们看展览一般的观众,甚至是圈内的不一定这么深刻地理解什么是绘画到动画的概念,第二个我们想通过研讨会并不是说大家讨论完就OK了,实际上这个研讨会我希望能够出一个成果,为什么这么讲呢?

从现在的现状来讲我觉得现在的独立电影,或者是试验动画,小涛的文章写得有点像偷偷摸摸搞地下工作者的意思,我觉得没有意思,要玩就推到大众上去,你讲的走向院线,今后咱们干这个事儿,就是把这个事情推出去,别老是小众化没有意思,小众化永远不出头,这是我想开这种研讨会之所以这么认真把乌老师请过来,把韩国的请过来就是这个初衷,第二个就是实用性,吴超老师讲的是跟我不谋而合,这就是艺术的试验性,实际办这种研讨会就是这种概念,我希望最后既然能大家想推广,推广之后咱们做这些艺术的艺术家怎么推广?因为在座都是高校的传播者引导者怎么走向社会我觉得很关键,是不是就是今后可以走向院线?

我们现在演的张艺谋等等的大片,我们是另外一种艺术形态,就让它走上院线,第二个就是试验性,医疗也好等等,第三方面这种东西我觉得要真正地推广,咱们这是小的,真正地应该搞一个像我们单位大家都知道,就是国际波兰中心,大型会议中心,我们是亚洲最大的8千平方没有一根柱子的大型国际会议中心,我觉得搞一个,正兒巴经的从艺术延展到社会,不要紧紧局限于艺术,作为美术馆来说我们是运营方包括我们是文化载体,我希望能够真正推广出去,有一个真正的成果,不要自己玩没有意思,这是我想说的。另外就是非常感谢大家,已经12点多了,肚子都饿了,合影,然后用餐,谢谢大家!

 

——(结束)

< 返回 >

上一篇: 金鸡湖艺坛——2012年8月18日管怀宾讲座《光与空间叙事》
下一篇: 金鸡湖艺坛——2016年11月12日《我的动画创作二三事》
 
 
友情链接:苏州文化艺术中心 | 苏州美术馆 | 苏州大学艺术学院
苏州文化博览中心版权所有  苏ICP备10211593号-1
电话:400-288-299 |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观枫街1号 | 技术支持:浅蓝资讯